博客首页  |  [三界之外]首页 

三界之外
博客分类  >  其它
三界之外  >  全球神话转载
北欧神话 第十七章 火与恶之神洛基

7154

第十七章 火与恶之神洛基

方璧 著
玖羽 录入、注解

 


洛基和莱茵河的水仙。



我们在前面已经讲到很多关于洛基(Loki)的故事。这位神一般来说是象征了宇宙间的恶势力,可是北欧人又给了他别样的性格,所以搞得很复杂。

最初,洛基只是灶火(别于雷这“天火”)的人格化。火是能为人造福,亦能为人之祸的;洛基也是这样。他的行动最初是善恶兼半,并且那恶也并非出于故 意,只是“无心之恶”而已。这时的洛基是一位善神。但后来,洛基的“无心之恶”,渐渐成了有意为恶;他成为神与魔的混合品,那时候,洛基便成为代表恶势力 的神了。最后他终于成了阿瑟加德的叛徒。

当洛基还是善神的时候,他象征了“生活之精神”;但当他后来成为恶神的时候,则又象征着“生活之诱惑”。如果和托尔对比的话,那么托尔是北欧人活动的 象征,而洛基是消遣的象征。托尔和洛基曾经常结伴,就是因为北欧人认识到“活动”和“消遣”在生活中都是必要的。托尔常是诚恳而忙于工作的,洛基则对所有 事都以游戏的态度处之,终至养成喜欢作恶的习惯,变得自私、诈譎。他所代表的恶是世上最普遍而且起先不大使人嫌恶的尖刻狡猾和爱开玩笑的恶,因此,洛基最 初仍为阿瑟加德的诸神所容纳,并为神的会议中之一人,且诸神又不幸常听从他的提议。

关于洛基的身世,古代诗歌中有多种说法。或谓他是奥丁的兄弟,或谓并无亲族关系。据后一说,则还在奥丁出生之前,洛基就存在了,也就是宇宙间最原始的 物质的人格化;他是霜巨人伊密尔的儿子,兄弟是赫勒尔(海)和卡利(空气),姐妹是可怕的海之女神澜(见第十三章)。而在这种说法中,洛基是被视为“地下 之火”的。但别的神话材料中又有第三说,认为洛基是巨人勃尔格尔密尔(就是那个在伊密尔被杀后、流血成洪水时唯一逃生的巨人)的儿子。

洛基的第一个妻子是古莉特(Glut,炽热),生下两个女儿:爱莎(Eisa,余烬)和艾米莉亚(Einmyria,灰)。现在斯堪的纳维亚的主妇们 看见燃旺的木柴在灶中爆响,还说是洛基在打他的女儿。他的第二个妻子是安格尔波达,生的孩子就是芬利尔狼、世界之蛇尤蒙刚德和死亡女神赫尔(见第六章)。 他还有第三个妻子,名叫希格恩(Sign),生了两个儿子,纳尔弗(Narve)和瓦利(Vali,和奥丁与琳达的儿子同名,但不是同一个人)。因为被视 为恶神,所以北欧人对洛基只有畏惧,并无敬奉,他也没有庙祀;在象征着火的这一方面,他有时又被看作代表了夏天的炎热的太阳光,农人们常称大热天为洛基种 橡实,亦谓水被日光晒干为洛基在喝水。

洛基的故事常常掺杂在别的神的故事中,我们在前面已经说过许多。现在只把他独有的故事略略叙述如下:第一个故事还是说好的方面的洛基,第二个故事则叙及洛基的下场。

巨人斯克尔姆斯利和一个农夫赛棋,巨人赢了。他们本来赌有彩头,现在巨人就要取去他的彩:农夫的独子。可是因了农夫的要求,巨人允许宽限一天,让农夫把那孩子藏起来,如果巨人找不到,事即作罢。

农夫乃祈求奥丁帮助他。奥丁在天上听到了,就亲自下来,将农夫的孩子变成一粒麦子,藏在大麦田中的一棵麦穗上。

次日,巨人斯克尔姆斯利来了。在农夫的屋子里找不到那孩子,巨人拿了一把大剪子就往外跑。到了麦田中,他用剪子分开那些麦秆,终于找到了奥丁藏着孩子 的那棵麦穗,就剪了下来。奥丁在天上早已看见,赶快从巨人手中抢下那孩子变的那粒麦,仍还原为孩子,交给农夫,说他——奥丁已经无能为力。

巨人又宽限一天,再给农夫一个同样的机会。

这次,农夫则去祈求海尼尔的帮助了。海尼尔将那孩子变为池中一只鹅的胸前的一根细绒毛。可是巨人在次日来时,看见了这只鹅,就猜到了其中的把戏,立刻 把鹅头咬下来,如果不是海尼尔手快,则变成绒毛的孩子早已跑进巨人的肚里去了。海尼尔把孩子还原,交给农夫,也说他没有办法了。

于是巨人第三次宽限,再让农夫试第三次。

农夫现在只好向洛基祈求了。洛基将这孩子带到远远的海边,将他变为小小的鲽鱼肚子里的一粒小小的卵。但是他知道巨人的利害,就在海边等着。巨人果然来 了,手里拿着钓具。洛基紧跟着。巨人钓了一会,钓起一条鲽鱼来,恰就是藏着农夫孩子的那一条。巨人剖开鱼腹,在无数的卵中找了半天,居然又找着了农夫孩子 所变的那一粒。

洛基情急之下,便从巨人手里抢过那粒卵来,立刻还原为农夫的孩子,叫他快跑,并命令他必须穿过旁边的一个船库,而后随手把门带上。巨人斯克尔姆斯利也 立刻跟在后面追;当他也跑进那船库的时候,头却撞上了洛基预先埋设的一支木桩,便跌倒在地上。乘这机会,洛基赶快砍断了巨人的一条腿,但是断腿自己能动, 移到巨人身边,快要接上了。洛基也是行家,知道这是魔法,便赶快再砍断巨人的另一条腿,在断腿与身体之间投下铁片和燧石,这就破了巨人的魔法。

巨人既被杀,农夫的孩子遂得安全。农夫从此认为洛基是最有本领的神。这就是第一个故事;而下一个故事中的洛基则充满了恶作剧式的诡诈,结果使阿瑟加德的诸神在天上流血,促进了“诸神之黄昏”的降临。

虽然诸神有了那神奇的虹桥碧佛洛斯特,又有可靠的守望者海姆达尔,可是他们还觉得不够,深恐一天霜巨人会打到阿瑟加德来;他们打算再建一座城堡。

就在他们正在计议如何建造的时候,来了一个面生的建筑师,愿意承造这座堡,但要求诸神以太阳、月亮以及美神芙蕾雅为报酬。诸神大怒,以为这个建筑师太 狂妄了。但是洛基提议,不妨姑且答应,但要给他最严酷的条件:一是须在冬季之内完工,二是除了那建筑师和他的马斯瓦迪尔法利(Svadilfari)之 外,不准有别人帮忙。

这样苛刻的、看来不可能的工作,建筑师居然答应了。他白天建筑,夜间搬运石头。工程进行得很快,不久就完成了一半;到冬尽的最后一天,只剩一个拱门了。而这一点小工作,当天晚上那位建筑师是一定可以做完的。

眼看太阳、月亮还有美丽的芙蕾雅都要不保了,诸神都埋怨洛基;如果洛基不想个补救之策,诸神会杀了他。

这时,洛基的狡猾又有用了。他跑到那匹马——斯瓦迪尔法利搬运石头的树林里,斯瓦迪尔法利正拖着一段极大的石柱。洛基变为一匹母马,从黑暗中冲出去, 对斯瓦迪尔法利作春情的嘶鸣。因为这母马是很美丽的母马,而它的嘶鸣又是那样淫逸,所以工作中的斯瓦迪尔法利就丢开了石柱去追赶母马了,建筑师的喝止也没 有效果。变成母马的洛基很巧妙地往森林深处跑,斯瓦迪尔法利在后面追,建筑师又在后面追斯瓦迪尔法利,就这样把整整一夜浪费了【又据一说,洛基变的母马与斯瓦迪尔法利交配,遂生八足天马史莱普尼尔】



这位建筑师不是凡人,而是太古时代残存的一个无名霜巨人的化身。他回到阿瑟加德,暴跳如雷,责骂诸神不该使用诡计;他几乎杀了诸神,幸得托尔赶了回来,一雷锤将这霜巨人打死。

这一次,诸神仅是依靠诈术和托尔的强力才救了自己,这两者都不是阿瑟加德的荣誉所能堪的。他们很忧虑,知道他们的“黄昏”之日是一天一天地逼近来了。

此后洛基又做了许多恶事,直到被称为“不义的洛基”。可是诸神还勉强容忍他;而他使诡计杀了光明神巴尔德这件事,终于激起了诸神的公愤,接着他又变成 老太婆索克,不肯为巴尔德流泪,以至巴尔德不能从冥间回来。于是诸神断定在洛基身上已经没有丝毫的善,便把洛基驱逐出阿瑟加德。

海神埃吉尔知道阿瑟加德的诸神正为巴尔德的死而哀悼,为洛基的恶行愤怒,特备了盛筵,请诸神到他海底的宫殿里游玩。诸神欣然去了;可是在欢乐的宴会 中,他们突然发现洛基也在,像一个黑影似地在他们左右前后。诸神生气,斥洛基出去;洛基报以怒骂。正闹得不可开交时,洛基又杀死了埃吉尔的侍者费玛芬格。 于是诸神怒起,将洛基赶出宫殿。

骚乱告一段落,诸神再度入座,不料洛基又偷偷跑进来了。他的骂声充满整座宫殿;他数说诸神的不义、他们的闺房不洁,最后还对希芙女神说出秽污的话来 了。这却激怒了托尔;若不是看在筵席之上不便流血,托尔早拔出了他的雷锤。洛基知道对方的厉害,赶快逃走,不敢再进来。

经这一次,洛基知道自己再没有回阿瑟加德的希望了,并且料到诸神一定会追杀他,他就跑到山中,造一茅屋,有四个门,终日大开着,准备万一之时逃走。他 预定好计划,如果诸神来捉他,他就逃入近旁的大河,变成鲑鱼。但他又想,假使诸神织了海之女神澜所用的那样的网,他还是不能幸免。洛基就来自己织一个网, 预先试验一次。

网刚织了一半,洛基就看见奥丁、托尔和克瓦希尔(Kvasir,见第七章,现存传说的又一矛盾之处)远远地来了。他将半成的网投在火中,就逃出来跳进 河里,变成鲑鱼,藏在两块石头中间。奥丁和托尔看屋里没有洛基,正没有办法,克瓦希尔却瞥见了那个没有烧完的半成的网。这个聪明的小东西立刻联想到洛基也 许是打算变鱼,提议到近旁的河边去找。但是洛基躲在河底的大石头下,网不起来。当几个神拉起网,正待再投下水的时候,洛基一跳,企图出水逃走。他第三次跳 得很高,几乎就逃掉了,但却被托尔在空中捉住,逼他现了原形。

诸神将洛基禁锢在地下的洞穴中,用他的儿子纳尔弗的内脏作为绳索。纳尔弗是被他兄弟瓦利所撕杀的,诸神因此处罚瓦利,使之变成狼。这些被当作绳索的内脏紧紧地扣住了洛基的手脚,使他仰面躺着。诸神怕这些绳索还不够坚固,又施法将其变成钢铁。

女巨人斯卡蒂,作为冰冷山泉水的人格化,是洛基(地下之火)的死敌。她把一条毒蛇缚在洛基头顶上方的岩石上。蛇的毒液滴下来,刚好落在洛基不能转动的 脸上。但是洛基忠实的妻子希格恩也立刻来了,拿盘子接住了毒液。直到天地末日,“诸神之黄昏”到来时,洛基从囚禁地逃出来,和霜巨人等联合起来,毁灭了阿 瑟加德的时候为止,希格恩总是守在洛基身边,高举着盘子承接毒蛇口中滴下来的毒液。但偶尔盘子满了,须得去倒空,当希格恩离开她的岗位的时候,蛇的毒液就 要落在洛基脸上。那时这位恶神痛极了,便奋力挣扎,想要脱逃。他把山谷都震动、地都震动了;震骇人们的地震就是这样来的。

在这个传说里,斯卡蒂的毒蛇的毒液乃是象征了山中的冰泉,泉水时时从岩缝中渗入地层,和地下火相遇,就蒸发为蒸汽向上冒,且成为地震。这在冰岛等地是常见的现象。所以,在这一点上,洛基是地下火的人格化。


洛基被囚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http://www.trzj.org/data/chuanshuo/norsemythabc/17.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