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三界之外]首页 

三界之外
博客分类  >  其它
三界之外  >  全球神话转载
北欧神话 第二十二章 诸神之黄昏

7159

第二十二章 诸神之黄昏

方璧 著
玖羽 录入、注解

  

北欧神话的一个特点就是,那些神总有一天也会死亡。有生必有死,是北欧神话中牢不可破的观念,连诸神也不能例外。而且北欧神话中的神都是神种和巨人种 的混血,亦即善与恶的混合体,是不完备的、非纯种的。在诸神的身体里埋藏着死的根源,所以他们也像人类一样,必会死亡——经过肉体的毁灭而达到精神的永 存。万事万物,即使是神,也不免是善恶杂沓的混合,这便是北欧人的基本思想和世界观。

因此,北欧神话的整体结构就变成了戏剧式的,是一步步地走上悲剧的顶峰的结果。在前述的各章中,已经讲到诸神的渐盛及渐衰,我们看到诸神是如何容纳洛 基——恶的代表,杂居在他们的阿瑟加德;诸神又如何软弱地听从了洛基的提议,让他们自己卷入困难的漩涡,终至牺牲和损害了他们的道义与平和。最后,还让洛 基盗走了他们最宝贵的东西,纯洁与天真的化身,光明神巴尔德。

至此,诸神方醒悟到,容忍洛基在他们中间是多么可怕,于是驱逐这恶的精神到地面上,可是已经太晚了。洛基在人间还是作恶,而并不比诸神聪明的人类又在听从洛基的教唆,一天一天地堕落了;于是诸神终于决定将洛基禁锢于山洞中,然而又已经太晚了。

所有这些错误,使诸神承认古老的预言必将实现,所谓Ragnarok——诸神之黄昏已经笼罩在阿瑟加德了。驾驭着日车和月车的苏尔和玛尼的脸因恐怖而 变得苍白了,战战兢兢地勉强将车驱过天空,时时回头看那追上来要吞吃他们的天狼;这些天狼越逼越近,不久就要咬到他们了。苏尔和玛尼不再有笑容了,因此地 面上也变得枯索、寒冷,可怕的无尽的冬开始了。先是飞下漫天雪花。继之从北方刮来咬人的冷风,地面覆盖上了厚厚的冰。这个可怕的严冬持续了整整三季,然后 不但不消退,却又延长了更坏的三季【这叫做芬布尔之冬(Fimbul winter,漫长之冬)】。一切可爱的东西都已离开地面,人类为生存所迫,各种罪恶都在做了。

在冥土黑暗的铁树林中,女巨人安格尔波达(洛基以前的妻子)用杀人者和淫恶者的骨头喂养着芬利尔狼的凶种,斯库尔(Skoll,嫌忌)、哈梯 (Hati,憎恨)和玛纳加尔姆(Managarm,或说其等同于哈梯)这三条狼。因为杀人和淫恶的罪人太多了,这三条食量可惊的狼被喂得更强壮,张开了 血口,更凶猛地追赶着驾着日月之车的姐弟二人。

空前的奇祸迫在眉睫了。大地为之震栗,而被禁锢着的洛基、芬利尔狼,和地下冥土的恶犬加尔姆(Garm)都振作精神,奋力挣扎,将他们身上的铁索弄得 震天响,想要摆脱束缚,冲出来报仇了。毒龙尼德霍格(Nidhogg)已经咬穿了生命之树伊格德拉修的根,使这棵巨树的所有枝叶都疼得颤抖起来。高栖于瓦 尔哈拉宫顶的红雄鸡费雅勒(Fialar)高声报警,立刻,米德加德(Midgard)大地上的雄鸡古林肯比(Gullinkambi,金冠)和尼弗尔海 姆中冥王赫尔的红黑两色鸟,都同声应和。

虹桥的守望者海姆达尔看见了所有这些不祥的事,听到了红雄鸡的锐叫,立刻拿起他的号角吹出那等待已久的告警的尖音,随即全宇宙就都听得这角声了。角声 刚起,阿瑟加德的诸神和瓦尔哈拉宫中的恩赫里亚(Einheriar)们都从座中跳起,立即全身武装,勇敢地离开神宫,跳上他们奋鬣腾骧的坐骑,如潮水般 从虹桥上冲过,直奔维格利德(Vigrid,暴战)旷野。这里就是命运之神预言已久的终末决战的战场。

同时在海洋中,那条盘绕大地的世界之蛇尤蒙刚德也发怒挣扎,激起前所未有的巨浪,不久,这凶恶的尤蒙刚德也游出水面来上陆,往维格利德去了。这大蛇所 激起的巨浪的一个浪头冲断了命运之船纳吉尔法(Naglfar)的缆索(这缆索是用死人的指甲造成的),正好被摆脱了束缚的洛基带着真火之国穆斯帕尔海姆 (Muspelheim)的全体火焰巨人遇见,乘上这条船,由洛基掌舵,冲破了惊涛,航往维格利德。

另一条大船从北方驶来,赫列姆(Hrym)把舵,满载着全体霜巨人,个个都全副武装,也飞快地开往维格利德,要和诸神作最后的决战。冥王赫尔也从地底 爬出来了,带着她的恶犬加尔姆,和毒龙尼德霍格;这条恶龙的双翼上挂满死尸,在战场上飞翔。洛基一上岸,就碰到这支援军;他带着他们,直赴维格利德大战 场。

突然,整个天空都变红了。火焰巨人苏尔特尔(Surtur)扬起了他的火剑,带着他的儿子们,正从天上驰过。他们走上了虹桥,想直冲阿瑟加德,可是他们燃烧的马蹄太沉重了,只听一声响彻宇宙的巨响,虹桥断了。

诸神知道他们的末日到了。而且他们的无准备无远见,使他们的处境不利:奥丁只有一只眼,提尔只剩一只手,弗雷没有剑(他的胜利之剑已经给了史基尔尼 尔,见第十一章),只能拿一只鹿角作兵器。虽则如此,诸神却都很镇定,毫无惧色。奥丁抽空先到乌尔达圣泉边看一看,只见诺恩三姐妹坐在凋零的伊格德拉修树 下,脸罩着薄纱,悄悄地没有一点声息;在她们旁边放着一张破碎的网。奥丁在看守智慧之泉的老巨人密弥尔耳边说了几句话,就又赶回维格利德战场。



现在两军的人都到齐了。在这一边是坚定的亚萨诸神、伐纳诸神、还有恩赫里亚们,在另一边则是闹哄哄的一群:火焰巨人苏尔特尔、狰狞的霜巨人们、赫尔的 死白色军队、洛基和他的妖魔帮手,恶犬加尔姆、芬利尔狼、以及巨蛇尤蒙刚德。这最后两只巨兽喷出的火烟和毒雾,弥漫了整个宇宙。

无数年的老仇现在一齐迸发;两方的人都出死力相拼。奥丁敌住了芬利尔狼,托尔对着巨蛇尤蒙刚德,提尔和恶犬加尔姆战成对手,弗雷和苏尔特尔、海姆达尔 和洛基战在一处,其余的神祗和恩赫里亚们也显示威武。——但是命运早已指定诸神必得失败;首先是奥丁被杀死了。由芬利尔狼所代表的恶的潮流,即使是奥丁也 抵挡不住。芬利尔狼越斗越勇,身躯也越来越大,直到最后,它的血口上撑着天,下挫着地,将奥丁活吞了下去。

没有一个神能抽身救奥丁。弗雷虽然勇武,可却被苏尔特尔的火剑刺中了要害。海姆达尔稍占上风,可当他一剑砍死了洛基的时候,自己也伤重而死。提尔与恶 犬加尔姆也得到同样的结果。托尔和巨蛇尤蒙刚德恶战良久,终于一雷锤打死了这恶魔,可是巨蛇身上喷出的毒血也将托尔毒死。

维达尔从战场的一角冲过去,要报父仇。古老的预言现在又要应验。维达尔准备了很久的厚靴子现在起了作用;他的独脚踏住芬利尔的下颚,两手用力抓住它的上颚,用力一扯,竟将这怪兽撕成了两半。

此时,其余的神祗们和恩赫里亚们,全都死伤将尽;火焰巨人苏尔特尔挥动火剑乱舞,天、地,以及冥土九界都立刻充满了火焰。生命之树伊格德拉修也化为灰烬,火焰又延烧着诸神的金宫。大地成为一片焦土,海洋里的水沸腾蒸发。

这场火,烧尽了空、陆、冥、三界的一切,善与恶同归于尽。大地焦黑残破,慢慢地往沸滚的海水中沉下去。世界的末日到了,混沌的黑暗笼罩着宇宙。

但是,北欧人的想像并不就此结束。他们相信,苏尔特尔的大火虽然烧毁了世界,却也烧毁了一切的恶;此后,从“恶的废墟”上将会有新的善产生,世界将重生,幸免于大难的神——第二代诸神将再来重整神宫,永为世界的主宰。

于是,经过了不知多少时候,火烧的大地渐渐冷却,从海里浮起来,像洗了个澡一样清新;日光再度照临这苏醒的大地,苏尔的女儿苏娜(Sunna)继承母 职,又驾起日车在天空中巡行。这第二个太阳没有第一个那样炎热,所以无须用盾隔离它的热度。这更温和的阳光使地面重又披上一层绿衣,花果再度繁荣茂盛。两 个人类,男的叫利弗(Lif,生命),女的叫利弗诗拉希尔(Lifthrasir,生命之渴望),现在也从密弥尔在树林中的藏身处中钻出来了。他们做了这 醒来的大地的主人,再度传承第二代的人类。

一切代表着逐渐发展的自然力的神都在那场大灾难中死了。但是伐利和维达尔,这两位代表了自然力之不灭的神却没有死,现在回到了从前诸神游戏的场所,伊 达瓦尔德平原。在那里,他们遇到了玛格尼和摩迪,已逝的雷神托尔的儿子,“力量”与“勇敢”之人格化。他们还保存着父亲的武器——雷锤。

早先住在伐纳海姆为质的海尼尔也回来了,而且从黑暗的冥土,又归来了那被万物所爱的巴尔德和盲眼的霍德尔。这两兄弟已经和解了,过去的错误都被宽恕,现在光明和黑暗和谐地同住着。

这一小群神踯躅于神宫的故址,突然看见最高的神宫津利(Gimli)还是巍然无恙;它那宛如日轮的金顶正反射着耀炫的光芒。于是就在这座宫殿里,诸神再建了第二代的阿瑟加德。

“诸神之黄昏”这个故事,也可以从另一方面来解释。我们知道在太古时代,地球上各处都经历过冰川、洪水,以及火山爆发等事件,所以各民族的神话中都有 世界毁灭及再造的故事。在北欧,对洪水的印象大概没有火山爆发来得那么深,所以北欧没有世界洪水的神话,而有火焰的Ragnarok的传说。

但正如我们在第一章中说过的,北欧神话过早地受到了基督教的侵犯,尚未达到完具而即消亡,所以“诸神之黄昏”虽似结束了奥丁等第一代神,却使我们想到 原来北欧或许尚有关于维达尔等第二代神的故事;如果没有基督教势力的侵入,也许“诸神之黄昏”正是“第二代故事”的开始,而非“第一代故事”的结束。

基督教的信徒想利用“诸神之黄昏”使北欧的原始信仰与基督教的信仰相互妥协,也是可以从《埃达》中看出来的。《小埃达》在述及“诸神之黄昏”以后,附 有一诗,则说奥丁等神死后,有一个至高无上、无可名状的神成为世界的主宰,使善者得福,恶者得祸;又谓别有二天宫,以居巨人族和侏儒族,因为此二族也不过 遂行命运之前定,初非大恶,在新的主宰世界之神的面前,则巨人和侏儒们也应享受同等的待遇。

【补 充:按《小埃达》的说法,这第二代的天堂在阿瑟加德的南方,更温暖的地方,名为安德朗(Andlang),而第三天堂在更远的地方,名为维德布莱恩 (Vidblain);它们逃过了苏尔特尔毁灭世界的火焰。另外二天宫一名布利米尔(Brimir),位于奥克尔尼尔(Okolnir,无冻)之地,那里 满是美酒,另一以赤金建造,叫做辛德利(Sindri),位于尼达山(Nidafjoll,黑暗山脉),善良的灵魂居住在那里。】

《大埃达》和《小埃达》均出于基督教徒之手,故此诗中所谓至高无上、无可名状之神,当指基督教之上帝。似乎基督徒保留了北欧原始信仰的前一部分,而利 用“诸神之黄昏”的故事轻轻地将基督教信仰隐约衔接上去。因此北欧原始信仰的后面部分,——如果有的话,——就从此湮没消失了。


奥丁对芬利尔。另一张是古代的石刻。


火焰巨人苏尔特尔。 海姆达尔与洛基同归于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http://www.trzj.org/data/chuanshuo/norsemythabc/22.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