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三界之外]首页 

三界之外
博客分类  >  其它
三界之外  >  全球神话转载
北欧神话 第二十三章 希格尔德传说

7160

第二十三章 希格尔德传说

方璧 著
玖羽 录入、注解

  

《大埃达》的第一部分,包括了宇宙之创造、诸神的事迹、以及诸神之最终丧亡等故事,可以说是属于神话的;而第二部分却包括了一连串的英雄叙事诗,述及 伏尔松格(Volsung)家族的事迹,特别是伏尔松格家族最有名的首领希格尔德(Sigurd,就是《尼伯龙根指环》中的齐格菲尔德 (Siegfield))的故事,可以说是属于传说的。在北欧,希格尔德是最有名的民族英雄;所以希格尔德的传说也可以说是北欧的史诗,可以相当于《伊利 亚特》。

在希格尔德传说——或简单地称作伏尔松格传说——中,还包括了日耳曼有名的尼伯龙格(Nibelung)传说(在12世纪的日耳曼史诗)的材料,以及许多民歌。后来理查德·瓦格纳(Richard Wagner,1813-1883)的剧作《尼伯龙根指环》【这三部作品的情节及人名均不相同,只是大致相似】中的名曲《莱茵的黄金》,以及《女武神的骑行》等,都取材于此。

民族英雄的传说,本应视为神话的一部分。我们现在也简略地叙述一下这有名的北欧史诗,伏尔松格传说。【除此之外,北欧的神话史诗还有许多,请有兴趣者自行参阅大小《埃达》和各部《萨迦》等。】

伏尔松格传说始于希吉(Sigi),他是奥丁的一个儿子,有威权,受人尊敬。后来,希吉因为妒忌别人打猎比他好,竟杀了那个人。因为这罪恶,希吉被逐出本乡。但是,奥丁似乎还在眷顾他,给了他一条设施齐全的船和一船勇士,并且使他到处得胜。

这样,受了奥丁的帮助,希吉的袭击成为他的敌人的恐怖;最后他征服了广阔的土地,自称匈奴(Huns)帝国的皇帝,权力很大。可是到了希吉很老的时候,奥丁的眷顾离开他了,他遂被妻属的亲戚用阴谋所杀。

希吉的儿子利里尔(Rerir)从远征中回来,继承了大位之后,第一件事就是为父亲报仇。利里尔是一个好皇帝,国内安康;只是他没有儿子。后来他的祈 祷打动了诸神之后芙莉嘉,芙莉嘉使侍女盖娜赐以一苹果;利里尔在山边散步时接到这苹果,他憬然片刻,省悟到此乃是神赐嗣子之意,于是持归,和他的妻子分食 了,后生一子,名为伏尔松格,长得英俊端庄。不久,利里尔夫妇去世,还是婴儿的伏尔松格成为国王。

伏尔松格在位多年,国家更为富强。伏尔松格是雄才大略的君主,麾下勇士无数,他们都在大橡树布兰斯托克(Branstock)下面分享皇家的食物;布兰斯托克橡树起于伏尔松格的大宫中央,直贯屋顶,笼罩了整座宫廷。

伏尔松格已经有十个儿子。而第十一个来的却是光耀了他的家族的女儿,希格妮(Signy)。希格妮到了待字之年,艳名声噪远近,许多人都来求婚,其中 就有哥特(Goth)国王希吉尔(Siggir)。希吉尔最后得了伏尔松格的许可,尽管希格妮还从来没见过这位有幸的求婚者。到了结婚那天,希格妮看见新 郎是那样猥琐凡庸,远不是她的哥哥们这样气宇轩昂的人材,心里就不高兴。可是为了家族的体面计,希格妮勉强成婚。她这种悒悒的心情,只有她的哥哥希格蒙德 (Sigmund)知道。

结婚的喜酒刚吃到一半,大家正在快乐的顶点时,忽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他只有一只眼睛,披一件云蓝色的大袍,身材很高。他不看吃酒的大众一眼,也不说 一句话,径直走到大橡树布兰斯托克前,拔出一把利剑,深深砍入橡树粗笨的树干上。然后,他慢慢地转过身来,对惊异着睁大双眼的众人说,谁能拔出此剑,就将 无敌于天下。说完,这位不速之客就不见了。于是大家就明白这是奥丁大神亲自来显示奇迹给他的后裔看。



伏尔松格乃请在座的人去试拔这把剑。第一个被邀的是新郎希吉尔,虽然他用尽平生之力,宝剑却不肯出来。第二个是伏尔松格自己去试,也没有成绩。他的前 九个王子也都一一去试拔,剑还是牢牢地不肯出来。于是轮到第十王子,最年少的希格蒙德;他却容容易易地一拔就出来,仿佛剑只是套在鞘子里一般。【此即为名剑格拉姆(Gram,愤怒)。在《尼伯龙根之歌》中此剑名为巴鲁蒙格(Balmung),而在《尼伯龙根指环》中则名为诺托恩格(Nothung),指的都是同一把剑。】

所有在场的人都庆贺这位年少王子的成功,希吉尔心里却是在妒忌。他向希格蒙德买这把神赐的宝剑,但被希格蒙德拒绝。希吉尔觉得太丢脸,当下就决心要谋 害伏尔松格一族,夺取这把神剑。他就请伏尔松格和他的十个儿子在一个月后到他的国内游玩,伏尔松格慨然允诺;希格妮猜到有阴谋,候她丈夫睡着后,悄悄地警 告她的父亲,劝他不要到希吉尔的国内。但伏尔松格不肯失信。

这一对新人归家而去不久,伏尔松格乘着一条载满了人的船到达了哥特国境的海岸。希格妮早已在留心守望,一见了自己家里人的船,就赶快跑上沙滩去告诉他 们不可上岸,因为希吉尔已经有埋伏。但是伏尔松格家族的人是什么都不怕的,他们安慰了希格妮,就带了兵器上岸。

果然在半路上遇到伏兵了。伏尔松格一族虽然勇敢善战,但寡不敌众,老伏尔松格战死了,十个王子都被活捉。卑怯的希吉尔并没在战场上露面,现在却高坐着 审问这十个王子。他夺取了希格蒙德的神剑之后,便要将十人全部处死。希格妮的哀求也不能救她哥哥们的性命;她仅能求得将他们缚在森林中,使之饿死,如果他 们不被野兽咬死的话。希吉尔恐怕她私下去帮助她的哥哥们,于是就将她囚禁在宫中,一举一动都有人监视。

每天早晨,希吉尔都派人到森林中去看那十个伏尔松格王子是否还活着。每天的回报都是已经死了一个;因为每晚都有一条狼从林中出来,吃了一个伏尔松格王 子,留下一堆骨头。待到只剩希格蒙德还活着的时候,希格妮想了一个计策。她命她的仆人偷偷到森林中,将蜜糖涂满了希格蒙德的脸和嘴。——那一晚狼来时,嗅 得蜜的甜味,便用舌头舐希格蒙德的脸,后来竟将舌头舐进希格蒙德的嘴里。这是一个好机会,希格蒙德立即咬断了狼的舌头,和它争斗,结果不但杀了怪兽,自己 也挣断了束缚,暂时躲在森林深处。一天,希格妮来收她哥哥们的骨头,希格蒙德就从隐匿处出来与她相见。二人把九个哥哥的骨头收拾好了,发誓定要报一族之 仇。希格妮先回宫去,希格蒙德造了一个茅屋,就在森林中住下来。

现在希吉尔已经并吞了伏尔松格的国土。他快快活活地等待第一个儿子生下来。希格妮盼望这个儿子能为自己报仇,所以等到这孩子十岁的时候,就悄悄地送给 希格蒙德,请他训练这孩子。但是混合了希吉尔和希格妮的血而生下来的孩子是没有勇气的,所以希格蒙德试过那孩子后就送还给了希格妮。第二个孩子又生下来 了,也还是没有勇气,于是希格妮知道,非是伏尔松格家族的纯血之子不能担负报仇的重任,她决定自己犯罪,去得到这纯血的后代。



她招进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巫来,和她调换了相貌。于是她找到森林中希格蒙德的茅屋,在那里等候希格蒙德回来。希格蒙德回来后,认不出这位风骚的少妇就是 自己的妹妹,就和她睡觉了。三天后,希格妮回到自己的宫里,复了原形,不久就生一子,从这婴儿的声音和相貌明显能看出他有着纯正的伏尔松格的血统。她将这 个孩子命名为辛菲奥特利(Sinfiotli);等到辛菲奥特利十岁时,希格妮亲自试验他的勇气,把他的衣服缝在他的皮肤上,然后猛地扯下来,可是辛菲奥 特利却不喊痛,反而大笑。希格妮知道他的勇气非同常人,就送他到希格蒙德处接受训练。

和希格蒙德在森林中,辛菲奥特利表现得异常勇敢。他学会了北欧武士应会的各种本领,而且和希格蒙德成了好朋友。

有一天,他们在森林中看到一间茅屋,里面有两个人睡着,墙上挂着两张狼皮。希格蒙德知道这是魔法师用以变人为狼的,遂取了狼皮,和辛菲奥特利各披了一 张。他们也立刻变成狼了,跑出森林去,见人就咬。后来狼性愈重,他俩互相撕咬起来。因为辛菲奥特利比较年轻而且比较弱些,就被希格蒙德咬死了。这惨剧使希 格蒙德恢复了本性,守在他朋友的尸身旁,没有办法。这时突然有一对鼬鼠从树丛中跳出来,也互相撕咬,结果死了一只;得胜的鼬鼠跳进茂密的草丛中,拿一片树 叶出来,搁在死鼠的胸口,那死鼠就又复活了。变成狼的希格蒙德正在看着,忽然有一只乌鸦衔了一片同样的树叶丢在他脚边。希格蒙德知是神赐,用以救活了辛菲 奥特利,就一同回到自己的茅屋里,等待那魔法的时效过去,好将可怕的狼皮脱下来。他们等到第九夜,狼皮脱落了,他们还为人形,就立刻将狼皮投在火中烧了。

后来希格蒙德将自己的大仇讲给辛菲奥特利听。虽然是希吉尔的儿子(他俩都不知道希格妮用的手段),辛菲奥特利却发誓要帮希格蒙德报仇。他们择定了一个 晚上,溜进了希吉尔的宫殿,躲在酒库里。不料希格妮的前两个儿子正玩着掷金环的游戏,有一个金环滚进酒库里去了。这两个小孩子发现了两个埋伏的刺客,大喊 起来。希吉尔和他的人惊起,拿兵器。希格妮抓住了她这两个儿子,推给希格蒙德,叫他杀却。希格蒙德不肯,辛菲奥特利就砍了两个小孩子的头,和希格蒙德跳出 来抵抗希吉尔的武士,结果两人都被捕。希吉尔命令将他们关在一座坟墓里,墓口上面盖了石板,将他们活埋。当最后一块石板将要盖上时,希格妮抱了一束稻草投 在辛菲奥特利的脚边;希吉尔的人以为那是什么只能让两个刺客多受几天痛苦的食物。然而当石板盖好后,辛菲奥特利打开那束稻草看时,不是食物,却正是那把神 剑。用这把神剑,辛菲奥特利和希格蒙德砍穿了石板,逃出被活埋的坟墓。

得了自由的希格蒙德与辛菲奥特利便在希吉尔的宫内放起火来,却把守住了出口,只许妇女出来。他们大声呼唤希格妮赶快逃出来;可是希格妮只在门口边拥抱了希格蒙德,匆匆地将辛菲奥特利的真实身份说了,就回身跳在火焰中,和她的仇人同归于尽。

既已复仇,希格蒙德和辛菲奥特利就离开哥特地方,回他们的故乡。他们很受民众欢迎,希格蒙德做了国王,又娶美丽的博格希尔德(Borghild)为 妻,生二子,名为哈蒙德(Hamond)和赫尔吉(Helge)。后者出生的时候,命运女神预言,他将来会被选入瓦尔哈拉,成为一名恩赫里亚。

按照北欧王室易子而教的规矩,赫尔吉自幼受教于哈加尔(Hagal)。在十五岁时,赫尔吉就十分胆大,曾独自闯入世仇亨定(Hunding)的宫殿中。亨定的人要捉这胆大的少年,直追到哈加尔家里,赫尔吉乔装成侍女,才脱险而出。

于是赫尔吉和辛菲奥特利就同领一支部队去攻打亨定一族。他们的战斗很激烈,所以阿瑟加德的诸神也派了女武神瓦尔基莉们在战场上飞翔,挑选最勇敢的死者 带回瓦尔哈拉。瓦尔基莉中的一名,希格露恩(Sigrun),狂热地爱上了赫尔吉的勇敢,公开找到他,愿做他的妻子。经此役,亨定一族的所有族人都战死 了,只剩下一个叫达格(Dag,是希格露恩的兄弟)的人,发誓不为自己的族人报仇,才留下性命。可是他却未守誓,借到了奥丁的圣矛,杀了赫尔吉。此时希格 露恩早已成为赫尔吉之妻,她哭了许多眼泪,悲悼她的丈夫。直到后来在坟墓中听赫尔吉说她的每一滴眼泪都成为他伤口上的一滴血,她才不哭。后来不久,赫尔吉 就穿过虹桥到瓦尔哈拉,为恩赫里亚的首领,而希格露恩也重新成为瓦尔基莉,和赫尔吉永远住在一起,直到世界末日,诸神之黄昏的那天。

辛菲奥特利也未得善终。他有一次因争吵而杀了希格蒙德的新后博格希尔德的兄弟,所以博格希尔德想毒死他,辛菲奥特利也知道。在博格希尔德兄弟葬礼的酒 宴上,博格希尔德给辛菲奥特利的酒里下毒,辛菲奥特利识破不喝,但希格蒙德只以为辛菲奥特利不敢喝酒。辛菲奥特利被希格蒙德所激,将一杯毒酒喝了,就此死 去。希格蒙德悲伤地背着辛菲奥特利的尸体到海边,看见一个独眼老翁驾着一条船来,载上那尸体,然后不见。这是奥丁亲自来带辛菲奥特利去瓦尔哈拉。



希格蒙德乃废逐了博格希尔德,另娶年轻美丽的希奥尔迪丝(Hiordis)。曾有许多人为希奥尔迪丝着迷,但震于希格蒙德的大名,希奥尔迪丝就嫁给了 他。有一个叫莱格尼(Lygni)的人,本属于亨定家族,也曾向希奥尔迪丝求婚而遭拒,现在就起了大兵来攻打希格蒙德。虽然希格蒙德已经老了,可是勇力仍 然不减;他杀死了许多莱格尼一方的人,直到后来有一名独眼、身材高大的老战士突然冲过来举矛攻击。希格蒙德用他那神赐的宝剑去招架,不料剑竟被打成碎片。 这样他就没有了武器,那独眼的战士又突然不见,希格蒙德遂为敌人所杀。

胜利属于莱格尼。所有伏尔松格一方的人都被杀死,莱格尼离开战场,想赶快去占据希格蒙德的王位,并强迫美丽的希奥尔迪丝为妻。然而希奥尔迪丝此时正躲 在战场旁的草丛中观战,现在看见莱格尼走了,就从藏身处出来,拥抱了垂死的希格蒙德。希格蒙德吩咐她保藏着那神剑的碎片,又说一族的大仇将来要由她怀孕中 的孩子来报,因为希奥尔迪丝现在已经有孕在身。

希格蒙德说完就气绝了。希奥尔迪丝正在悲哭,她的侍女突然来报,说有一队丹麦人来了。于是她们再躲入草丛中;希奥尔迪丝和她的侍女互换了服装,然后出 来见那队丹麦人的国王埃尔弗(Alf)。她们把经过的战事说得那么详细,引起了埃尔弗的极大兴趣。他敬重希格蒙德,收拾了他的尸身,举行隆重的葬礼,然后 带希奥尔迪丝及其侍女回他自己的国家。

回国之后,埃尔弗开始对这两个女人的主从关系产生怀疑。他用手段试出了谁是真正的希奥尔迪丝,就要娶她为妻。希奥尔迪丝的条件是须得好好照顾她未来的 儿子。后来希奥尔迪丝果然产下一子,取名为希格尔德,由最聪明的侏儒莱金(Regin)来教育这孩子。莱金不仅知道过去一切的事情,而且知道自己未来将死 于一个年轻人之手。

希格尔德渐渐长大了,聪明甚至胜过他的老师。他会打造兵器,懂鲁纳文字,又善辩论,而且还是无人能敌的勇士。到了成人之年,他向埃尔弗提出要一匹马,这时,奥丁又亲自来指点他选了一匹是那天马史莱普尼尔的后代的好马,格拉尼(Grani)。

一个冬天的夜里,希格尔德和莱金围火而坐。莱金弹着琴,唱出一首诗,自叙他的生平事迹:



赫瑞德玛(Hreidmar)是侏儒的国君,有三个儿子:长子法弗尼尔(Fafnir),有的是大胆子和强臂膊;次子奥特尔(Otter),能变化成 万物;三子就是莱金,有聪明的头脑和一双灵巧的手。为了要取悦赫瑞德玛,莱金建筑了一座房子,镶满金珠宝石,而勇敢的法弗尼尔就做了守卫。

有一天出事了。奥丁、海尼尔和洛基三位神乔装为人类,到了赫瑞德玛的家。在门口,洛基看见一只水獭在晒太阳。这实际上是赫瑞德玛的儿子奥特尔所变的, 可是洛基不知道。他杀了这水獭,背在肩上,准备做一餐晚饭。三位神进了赫瑞德玛的屋子,立刻就被擒住了;赫瑞德玛要他们偿儿子的命,除非他们能拿足以堆满 这水獭皮的金子来赎。他先放了洛基,让他去设法筹集金子来。

洛基找到了住在水底的侏儒安德瓦利(Andvari),将他所藏的黄金攫夺净尽,又夺走了他的“恐怖之盔”。但他还觉得金子不够,最后又抢走了安德瓦 利手中的吸金指环(Andvaranaut,或称是臂环)。这个指环能自己吸引金子来,犹如磁石吸铁。即使被抢了指环的安德瓦利诅咒得此指环者必遭杀身之 祸,洛基也不管。

回到赫瑞德玛的家,洛基拿出抢来的金子投到水獭皮上。可是这水獭皮自行扩大了,洛基的金子只嫌太少。最后洛基没有办法,只好牺牲了他抢来的吸金指环。于是三位神才能自由地回去。

现在侏儒的诅咒就要应验了。因为是兄弟的偿命钱,所以法弗尼尔和莱金都要求分得一份金子,可是财迷心窍的赫瑞德玛什么也不给。法弗尼尔乃杀了父亲,又 将要求分润财产的莱金赶出门外,直到现在。莱金变成流浪者,依靠他的聪明和手艺过日子。而法弗尼尔,他久踞在他的财宝上,化成一条可怕的龙,住在格尼塔海 德(Gnitaheid)。

莱金唱完了他的故事,问希格尔德可否愿为他报仇。希格尔德答应了,惟先须让莱金为他铸造一把好剑。莱金铸造了两把剑,都被希格尔德折断;后来希格尔德从母亲那里拿来了父亲留下的神剑碎片,方才重造成了这把折不断的神剑。



希格尔德先去为伏尔松格家族复仇。他杀了莱格尼和他的所有族人,然后就和莱金去找那条毒龙法弗尼尔算旧帐。

他们在山中骑行,山路是一步一步高起来,后至一荒凉沙碛,莱金说这里就是法弗尼尔所居之地,让希格尔德一个人前进。希格尔德走了许多时候,遇见一个独 眼老人,指点他须在这里掘沟设伏,等那毒龙出来时用剑刺它的心。希格尔德依教掘了沟,躲在里头;法弗尼尔每天都要经过这片沙碛到河边去喝水,当他从沟的上 方经过时,希格尔德看准龙的左胸猛刺一剑,果然杀死了这妖魔。

莱金见危险过去了,方才走近来。他怕希格尔德要索取报酬,就先抱怨希格尔德不该杀了他的哥哥。他说一命抵一命的话姑且不提,只要希格尔德替他挖出龙心 来,烧好给他吃,他就愿意和解。希格尔德慨然应允,答应暂时充当一次庖丁。莱金一面等着龙心来吃,一面又在打主意,如何暗算这个年轻人。 

 
希格尔德将龙心烤了一会,便用手去摸,想看看是否已经烤好。不料灼烫了手。他将自己的手指放进嘴里吸吮,——就像被灼烫的人们常做的那样,——奇事立 刻就来了:龙血一碰到他的舌头,他突然听得懂鸟儿的说话了。此时正有一群小鸟在他四周啾啾地叫。希格尔德用心一听,知道小鸟们是在对他说:莱金不怀好意, 应该杀了莱金,拿走他的金子,因为这是希格尔德应得的战利品;至于龙心和龙血,希格尔德可以自己吃。这些忠告正合希格尔德之意,他就杀了莱金,喝了龙血和 莱金的血,又吃了大半个龙心,留下一小半预备以后再吃。希格尔德又取走了“恐怖之盔”【无论何人与戴此盔者为敌时都将被吓得魂飞魄散】和吸金指环,将金子装在他的马的背囊内,坐在鞍上再听小鸟们还有什么话。

他听到小鸟们说,有一个沉睡的少女,身旁有猛火环绕,只有极英勇的人才能走入火中将她唤醒。希格尔德所要做的,正是这样的冒险;于是他就去找寻。经过 了极长、极难走的山路,他终于在法兰克兰(Frankland)的希恩达尔(Hindar)山上,看见在一座极高的山峰之顶,似乎隐隐有火焰喷出来。

希格尔德从山麓上去。火焰是更加厉害了,待到了山顶时,他看见一个火焰的圆圈呼呼地响着,即使是最勇敢的人也会望而却步。但希格尔德记起了小鸟的话, 便冲进火圈。这时,那狂暴的火焰突然熄灭了,希格尔德依着一条白灰的路径往前去,走进了一座城堡。城堡的门大开着,希格尔德纵马直入,毫无阻拦。这里没有 一个人;终于在院子中间,他看见有一个披甲戴盔的人形躺着。希格尔德下了马,将那人的铁盔的面罩揭开来看时,不禁惊呼起来:原来不是战士,却是一名极美丽 的少女。他用种种办法想要唤醒她,可是都无效。后来他用剑割开她贴身的铠甲,在甲内衬着的是雪白的女袍,金色的长发纷披在腰间。当甲胄被完全割开的时候, 少女睁开了她的双眼;一线阳光照到她脸上,她的眼睛放出光芒,回眸看着那位救她醒来的少年战士。在这一刻,他们两个就互相爱上了。

 

 
少女讲她自己的故事:她的名字是布伦希尔德(Brynhild,传统神话说她是人间一个国王布德利(Budli)的女儿,《尼伯龙根指环》中则将她当 作奥丁的女儿),是天庭中尊荣的瓦尔基莉。有一次她在两国交战时,弄错了将要帮助的对象,使不该得胜的一方获得胜利,遂被奥丁贬下人寰,而且和人类的女人 一样必须要嫁个丈夫。布伦希尔德很感不安:她深恐自己的丈夫会是一个卑怯的驽汉。为了要使她安心,奥丁乃将她带到这希恩达尔山来,用“睡眠之角”触她,使 她睡着,而且能在睡眠中保持青春的美丽与活泼,直到她命定的丈夫到来;他又用火焰的围墙环绕在她周围,这样,除非是极勇敢的人,便不敢进来。

布伦希尔德指着伦达尔(Lymdale)的方向,说那是她从前的老家。不论什么时候,希格尔德都可以到那里去娶她为妻。于是希格尔德就将他的吸金指环套在布伦希尔德的手指上,算是订婚的定约。他发誓,永远只爱她一个。

据有些传说,这一对就此分别了。但据另一说,希格尔德不久就娶了布伦希尔德,过了些快乐的日子,然后又不得不离开她和新生的女儿。这个女儿叫亚丝拉琪 (Aslaug),由布伦希尔德的外祖父赫默尔(Heimer)抚养长大,三岁时被藏在琴身中,逃难出外。半途中,赫默尔宿于农家,农人以为琴中藏有金 子,就谋害了那老人,打开琴来一看,却是个好看的女孩子。亚丝拉琪在农家长大后,非常美丽,而且极其聪慧,后嫁瑞典国王拉格纳·罗德布洛克(Ragnar Lodbrok,也是著名的半历史式传说英雄)为妻。而希格尔德和布伦希尔德分别的原因,据说是因为希格尔德立誓要在世间行侠,扶弱锄强,以期不负英雄本 色。

亚丝拉琪。



后来,希格尔德漫游到了尼伯龙格(Nibelung)地方;这里终年为浓雾笼罩,吉乌基(Giuke)是国王,格莉希尔德(Grimhild)是王 后。这位王后是很可怕的人,因为她不但会魔法,且能调配魔法药水,其中一种可以令饮者尽忘前事而服从她的意志。他们有三个儿子:古恩纳尔 (Gunnar)、胡格尼(Hogni)和古托姆(Guttorm),还有一女,名为古德露恩(Gudrun),是少女中最温柔美丽的一个。吉乌基请希格 尔德多住些时日,希格尔德也答应了。不久,他的勇敢为王后格莉希尔德所赏识,思欲以其为女儿古德露恩的夫婿。因此,有一天,她调好了魔法药水,让古德露恩 拿给希格尔德喝。结果,希格尔德完全忘记了布伦希尔德及他自己的誓约,却一心爱着古德露恩了。

虽然是微感得忽忽若有所失那样的心绪不安,但是希格尔德终竟向古德露恩求婚,而且成功了。他们的结婚使得尼伯龙格人都很快乐。希格尔德拿出他藏着的半 个龙心,让古德露恩吃了一些;从此古德露恩的性情就变了,除了希格尔德之外,对一切人都是冷冷地。希格尔德又与古恩纳尔及胡格尼结为异姓兄弟,发誓永远不 互相仇视。

过了些时候,老王吉乌基死了,长子古恩纳尔嗣位。这个年轻的国王还未娶妻,因此他的母亲格莉希尔德正在留心物色。她以为除了布伦希尔德之外,再没有适 当的人了,因为据她得到的传言说,布伦希尔德是某国公主,居于一城堡中,堡四周环绕着火焰,她说,只有能进这火焰围墙来见她的英雄,她才肯嫁。——于是古 恩纳尔就准备去找这位火焰中的少女了。他请希格尔德做伴,又带了他母亲的魔法药水以备不时之需。但当他到了山顶的火焰围墙外面时,虽然他敢上前,可他的马 却不敢。无论怎样鞭策,古恩纳尔的马只有后退,不肯前进。但希格尔德骑的神马格拉尼却并无惧色,古恩纳尔因请与希格尔德易马。但是希格尔德的马也作怪,虽 然让古恩纳尔骑了上去,却不肯动一步:除了主人之外,它是谁都不载的。

现在,希格尔德戴着他的“恐怖之盔”,而古恩纳尔又备着魔法药水,所以希格尔德想,如果他要和古恩纳尔易形,倒是不难办到的;古恩纳尔也觉得除此更无 它法,就同意了希格尔德的建议,让希格尔德化为自己的相貌,进火圈去求婚。于是希格尔德进了火圈,到城堡的大厅里,见了布伦希尔德。这一对情人,现在却不 相识了:希格尔德自从喝了魔法药水之后,早已尽忘前情,而布伦希尔德呢,则因为希格尔德已变成别人的相貌,所以就以为他是另外一人了。

看见又有人进来,布伦希尔德很是吃惊,她以为除了希格尔德之外,不会有第二个人能进得来。但她还是坦然地迎接,而且当听说是来求婚的时,她又允许他以丈夫的资格留在她身旁,因为她曾经有过重誓,凡能进火圈的人,她都不能拒绝。

希格尔德和布伦希尔德同住了三天。睡觉的时候,他的神剑亮晃晃地出了鞘,放在他的身体与布伦希尔德的身体之间。他这不近人情的举动令布伦希尔德很奇怪,希格尔德则解释说,是神命令要他的婚礼这样举行的。

当第四个清晨到来时,希格尔德从布伦希尔德的手指上取下那吸金指环,另换了一个,布伦希尔德则答应十天后到尼伯龙格来为妻为后。希格尔德出了那堡,向 古恩纳尔报告事已成功,两人便又互换为原来的形貌,赶回尼伯龙格。关于这次求婚的秘密,希格尔德只和妻子古德露恩说了,又将聚金指环戴在她的手指上。他完 全没有想到,大祸从此就开始了。

十天后,布伦希尔德果然来了。她温和地为古恩纳尔祝福,而且让他引自己到大厅内;希格尔德和古德露恩正坐在那里。当布伦希尔德进来的时候,希格尔德刚 好也抬起眼来,恰正接受了布伦希尔德的熠熠的一瞥。立刻,那长久以来的魔法消失了,希格尔德陡然像从梦中惊醒似地记起了以往的事。但是,已经迟了。布伦希 尔德已成为古恩纳尔的妻子,而他自己呢,也已成了古德露恩的丈夫。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布伦希尔德表面上还是扬扬自若,可是心里却是怒火焚烧;她常从丈夫的宫中偷偷地跑出来,到森林中去发泄她的忿懑哀怨。而古恩纳尔也 觉得妻子对自己总是很冷淡,便开始起疑心了。他怀疑希格尔德也许竟老老实实地把求婚时易形的秘密告诉了布伦希尔德,或者更甚,希格尔德利用那和布伦希尔德 同住三天的机会,已先取得了布伦希尔德的爱。



希格尔德的烦恼倒比较少。他还是天天除恶诛强,赢得弱者的赞颂。

有一天,古德露恩和布伦希尔德同到莱茵河里洗浴。古德露恩要先入水,布伦希尔德不依,说这是她的特权。因此,两人对骂起来了。古德露恩骂她的嫂子不端 正,先前已有了爱人,后来又嫁了古恩纳尔,还举她自己手指上的吸金指环为证。听了这些话,布伦希尔德的心碎了,又看见那戒指已在情敌的手指上,她一言不 发,奔回自己的宫中,躺着发闷,不声不响,也不饮食。古恩纳尔及王族的人都来劝慰,想引她说话,然而都无效。直到后来希格尔德来问候她时,她突然像久湮而 始通的泉水一样,倾泻出一大堆怨恨的话来,使得希格尔德的心胀大了,竟爆断了铁甲的钮环。

当时那糟糕的情形不是言语所能形容的。希格尔德自承愿离弃古德露恩,可是布伦希尔德却不许,且斥希格尔德出去,说她不肯背叛古恩纳尔。

想到有两个活人都称她为妻,这是布伦希尔德高傲的心所不能堪的。于是当古恩纳尔再来时,布伦希尔德要求他置希格尔德于死地。这使得古恩纳尔的妒忌和怀 疑又加深了;可是因为他曾和希格尔德立誓不相仇,所以还是拒绝了妻子的要求。布伦希尔德乃转求于胡格尼,然而胡格尼也不愿破誓,却引古托姆以自代。可是要 使古托姆允任这件事,也全靠了狼肉与挑拨的话语。

于是在黑夜里,古托姆偷偷溜进了希格尔德的卧室。正待下手,却看见希格尔德那闪闪的目光,便赶快退出来。第二次他再进去,还是那样。等第三次进去时, 希格尔德已经睡熟了,古托姆就用矛刺通了他的背和腹。尽管受了严重的致命伤,希格尔德却还能坐起来,取下床头的神剑遥掷向那正在逃走的刺客;古托姆被斩为 两段,死于门边。于是,微声对惊恐至极的古德露恩说了告别的话,希格尔德就绝了气。

希格尔德孩提的儿子也同时被杀。可怜的古德露恩对着两具尸首,只是干哭;而布伦希尔德则大笑。这使古恩纳尔很生气,他深悔自己没有阻止这惨剧的发生。

尼伯龙格人哀念希格尔德,为他举行盛大的火葬。许多送葬的礼物、许多兵器,还有希格尔德生前所骑的神马,都准备一齐火葬;妇女们最不放心的却是古德露 恩,因为她悲痛得已经没有眼泪了。许多妇女想引古德露恩哭出眼泪来,可是都无效。直到后来把希格尔德的头放在她膝上,古德露恩的眼泪才如暴雨般地落下。

布伦希尔德看到希格尔德的尸身及那殉葬的神马,忽然间,怨恨希格尔德的心情都没有了,只留下痛悔和爱念。她回到自己的卧室中,穿上最好的衣服,将她的 物件都赏赐给了侍女,然后仰卧在床上,将短剑刺入了自己的胸膛。古恩纳尔听到这噩耗,急来看时,布伦希尔德只剩一口气,刚好能够说出她的遗言;古恩纳尔依 她的愿望,将她的遗体放在希格尔德身边,两人中间放着希格尔德的神剑,正如他们在山上城堡中度过三个夜晚时那样。

这样,布伦希尔德就和希格尔德一同火葬了。但在瓦格纳的《尼伯龙根指环》中,则布伦希尔德是骑在马上,宛如她昔年做奥丁的瓦尔基莉时的样子,庄严地走入了大火葬堆,是一个更为悲壮美丽的结局。



古德露恩还是不得安慰。她恨她的兄弟们夺去了她的爱人,不愿再住在故乡,往依希格尔德的继父埃尔弗。他自从希奥尔迪丝死后,已另娶哈康(Hakon) 王的女儿索拉(Thora)为妻。古德露恩和索拉成了好友,她消磨了好几年光阴,来把希格尔德的功绩织在挂毯上,另外就是抚养小女儿斯瓦希尔德 (Swanhild),她那对闪闪发光的小眼睛常使古德露恩想起了她那死去的丈夫。

那时候,布伦希尔德的哥哥阿提利(Atli)正为匈奴国君,他派人到古恩纳尔处,问其将以何平息他的妹妹自杀之怨恨。古恩纳尔的回答是,愿以古德露恩 为阿提利之妻,只等古德露恩过了服丧的期限。过了若干时候,阿提利又来要求履行承诺了。于是古恩纳尔兄弟等人找到了古德露恩,用了魔法药水的帮助,居然怂 恿她离开了小小的斯瓦希尔德,去做阿提利的妻子。

然而古德露恩总是对阿提利感到不满;他的恶劣品行使她不悦。虽然生了两个儿子,埃尔普(Erp)和埃特尔(Eitel),但也不能消灭她怀念斯瓦希尔 德的心情。她经常怀念过去,讲到过去的事,可万万想不到她所说的,尼伯龙格一族的富有,竟引起了阿提利的贪心,他秘密地计划着如何夺取这富有的国度。

阿提利终于派了他的手下克纳弗鲁德(Knefrud)去邀请统治着尼伯龙格的兄弟们到他国内来游玩,意要等他们来到时就杀了他们。古德露恩看破了这阴 谋,也让使者将用鲁纳文字写的信和聚金指环捎给她的哥哥们;她用狼毛缠在指环上,提醒有危险。不料使者在路上将鲁纳文字改动了一部分,以致适成相反的意 思;因而古恩纳尔就决定接受阿提利的邀请,虽然胡格尼和格莉希尔德都以为不可去。而在动身之前,古恩纳尔又先和胡格尼来到莱茵河边,将那尼伯龙格家族的传 国宝藏埋在河底一个深洞内,并告诫胡格尼,誓勿泄露。

于是古恩纳尔和胡格尼就带着阿提利的来使克纳弗鲁德上路去了。他们经过了许多冒险,然后入了匈奴的国境,立于阿提利的宫内。那时,他们才知落了圈套了,便先杀了克纳弗鲁德,准备决一死战。

古德露恩也来了。看见必须一战,她也拿了兵器,帮助她的哥哥。当匈奴人第一次冲杀上来的时候,古恩纳尔便弹他的琴,鼓励他自己一方的人的勇气。在第二 次搏杀时,古恩纳尔也舍了琴,加入战斗。他们三次击退了敌人。后来其余的人都死了,只剩古恩纳尔和胡格尼二人,他们伤重力乏,终为敌人所擒。

阿提利亲自审问古恩纳尔兄弟二人,要知道尼伯龙格一族的宝藏藏在何处。两兄弟都是一句话也不说。直到后来受了许多毒刑,古恩纳尔乃说他曾经发过誓,除 非他的兄弟胡格尼已死,否则他决不说出那秘密;而且除非他看见胡格尼的心,否则也决不会相信他已死。

为贪心所驱,阿提利乃命杀胡格尼而挖他的心来。可是阿提利的手下不敢杀胡格尼那样的英雄,便私自杀了一个怯弱的下人希亚利(Hialli),取他的心 来顶替。但是古恩纳尔看见这颗怯弱的心在盘子里只是发抖,他就大骂,说胡格尼是勇者,他的心不会如此发抖。于是阿提利第二次下命令,真的胡格尼的心就端上 来了。古恩纳尔看见那铁一般硬的心,知道是真的了,就对阿提利说,现在胡格尼已经死了,世上知道这秘密的只剩他一人,所以这秘密就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泄露的 了。

怒极了的阿提利于是吩咐将古恩纳尔的两手捆缚,投入一个毒蛇洞中。他们把古恩纳尔的琴也投了下去,古恩纳尔就用脚趾弹琴,引得那些毒蛇都入睡了。只有一条蛇,据说是阿提利的母亲的化身,却不入睡,把古恩纳尔咬死了。

阿提利大张筵席庆贺他的胜利。他命令古德露恩在席前侍侯,却不知道古德露恩已经杀了他的二子,将他们的心煮熟作为肴膳,把血混在酒里,又将他们的颅骨 巧妙地做成酒器。等阿提利和他的宾客都喝醉时,古德露恩就放火烧宫,对逃走无门的阿提利宣布了她的报复,之后也投入火中死了。另一传说则谓古德露恩用希格 尔德的宝剑杀死了阿提利,将他的尸身投入海中,而后自己也蹈海而死。而第三种传说就差得多,说是古德露恩蹈海后并未死,却被海潮冲到了约纳库尔 (Jonakur)国王的境内,被约纳库尔娶为妻子,生二子,而且又得和她的女儿斯瓦希尔德再度团圆。斯瓦希尔德已是很美丽的姑娘了。

至于斯瓦希尔德的结局,据传说,她许嫁于哥特王俄尔曼列希(Ermenrich),这位国王特派了王子兰德维尔(Randwer)和大臣希毕克 (Sibich)来迎娶。希毕克有野心,想要谋夺王位,乃进谗于俄尔曼列希,谓兰德维尔王子见新后美,曾想要和她私通。俄尔曼列希大怒,遂绞死兰德维尔, 并命以马践死斯瓦希尔德。可是这位希格尔德和古德露恩所生的女儿是这样地美,连马群也为之避道,没有一匹马伤及她分毫。后来还是用大毯遮在斯瓦希尔德身 上,她才被许多马足踏死。

知道了女儿被杀的消息,古德露恩命令她的两个儿子去报仇。她给他们以兵器和盔甲,这盔甲只有石头才能伤。不久,她因悲愤过度,就先死了。

古德露恩的两个儿子进入了俄尔曼列希的国境。他们同父异母的三弟埃尔普(Erp,和古德露恩以前生的儿子同名)要来帮他们,长子苏尔利(Sorli) 及次子哈姆迪尔(Hamdir)认为他太小太弱,未必能有多大帮助,就把他先杀死。他们两个于是去攻打俄尔曼列希,砍去了他的手脚,正待杀死他时,忽然出 现一个独眼的老人,指导旁人以石块掷击这两位报仇的少年。因为他们的盔甲不能抵挡石头,所以两个少年就都被杀死了。

以上就是伏尔松格传说的概略。对这传说的解释,也有历史的和自然现象的两种:历史的解释是说,阿提利和古恩纳尔均为历史人物,阿提利就是暴君阿提拉 (Attila),古恩纳尔是勃艮第的君主古恩狄卡利乌斯(Gundicarius),此人于公元451年与其弟一同被杀,国亡于匈奴。古德露恩则是勃艮 第公主伊尔迪克(Ildico),她在新婚之夜手刃了想要娶她的阿提拉,用的据说就是战神提尔的那把刀(见第六章)。

至于自然现象的解释,则谓伏尔松格家族的人:希吉、利里尔、伏尔松格、希格蒙德,还有希格尔德,都是轮流代表着太阳的。他们的武器都是闪亮的剑,那是 太阳光芒的象征。而且他们都是走遍世界,诛锄恶人——寒冷与黑暗的妖魔——的;希格尔德像光明之神巴尔德一样为人人所爱,他和黎明的少女布伦希尔德结婚, 可是不能长久相处,只是在他即将没落时才又遇见了她。希格尔德的火葬也象征着落日,就像巴尔德的火葬一样。而他杀死毒龙法弗尼尔,则象征了日光征服寒冷和 黑暗。

但在以上二说之外,我们也不应忘记,神话和传说总是多少反映着原始时代的生活习惯和道德观念的。从芙莉嘉也是奥丁之女这一传说,我们可以想象在远古的 人类中曾行过血亲结婚,现在从服尔松格传说之中,我们又可以想象这个传说被创造时,人们的风俗习惯;虽然这传说的背景乃是近乎于半历史的真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http://www.trzj.org/data/chuanshuo/norsemythabc/23.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